原標題:《鄭州男子身份證被冒用成老賴 買房受限生活工作受嚴重影響》

  大象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米方傑/文圖

  去年國慶節時,鄭州市民張偉(化名)突然發現自己成為了“老賴”,後經過查證瞭解到他名下莫名在廣州多出兩個公司,其中一個公司因涉及經濟糾紛被列入失信黑名單,而張偉作為“法人”也成了老賴,經過多方瞭解基本確定,是有人冒用了張偉此前所丟失的身份證。6月21日,記者瞭解到,因為莫名成為老賴已嚴重影響張偉的生活和工作,準備在鄭州購買房子的他被告知因為是“老賴”無法貸款。

  名下在廣州突出多出倆公司 自己也莫名成老賴

  有不少人經常夢想着去當老闆,但有一天你發現自己突然成了老闆,卻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去年國慶節的時候,鄭州市民張偉發現自己竟莫名成為了老賴,而無法購買火車票。

  隨後,經過多方瞭解,張偉獲悉,自己名下竟然在廣州多出了兩家公司,分別為廣州州恆貿易有限公司和廣州珂衞清建材有限公司。而廣州州恆貿易有限公司因為與廣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存在糾紛,經過廣州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後,廣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向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張偉便被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列入失信黑名單。

  對名下突然多出這兩家公司和成為老賴,張偉都感到很是驚訝,因為在鄭州生活和工作的他坦言,自己此前從未到過廣州,更不知道名下何時竟多了這兩家公司。

  隨後,經過進一步瞭解,張偉推測極大可能是自己此前丟失的身份證,被不法分子使用了,被冒名註冊了上述兩家公司。就此情況,張偉也向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和廣州市越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華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所進行了反映,得到答覆是此前當地工商部分在企業登記註冊時實行的是形式審查,只審查資料是否齊全,並不對真實性進行審查,因為公司註冊時的簡便,確實出現了不少冒用他人信息註冊公司的情況。

  買房受限生活工作受嚴重影響 將赴廣州“證清白”

  若想為自己正名,張偉則需自己到廣州申請調取他作為法人的企業註冊資料,之後再自己出錢找一個有資質的鑑定機構,對簽名進行筆跡鑑定。

  雖然對於當地市場監管部門的回覆有質疑,但因為山高路遠,張偉更多得是無可奈何。

  因為成為了老賴,張偉無法購買火車票。又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張偉前去廣州“證清白”的計劃也拖了半年多時間。

  “目前我的生活和工作已經受到了嚴重影響,今年年初我準備買房子呢,也相中了一個房子,但在辦理貸款手續時因為我是‘老賴’,使得無法貸款,”張偉告訴記者,不僅如此,他的工作也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為了能儘快去除“老賴”身份,張偉表示他將請一名律師和他一起赴廣州,到廣州當地市場監管部門去調取“名下公司”的註冊資料,以“證清白”。

  已從本地公安部門調取 身份證曾丟失補辦新證記錄

  張偉名下在廣州多出的兩家公司,推測應該是冒用了他丟失的身份證所註冊。在去廣州“證清白”前,張偉也開始提前着手尋找證據。6月19日,張偉來到了户籍所在地鄭州市公安局經開分局航海東路派出所,在這裏調取到了身份證曾丟失補辦新證的記錄。

  根據公安機關提供的張偉身份證辦理信息,2010年4月12日,張偉首次換領第二代居民身份證。張偉介紹説,這張身份證在領到當天就丟失了,他便立即到當地公安機關進行掛失,並重新補辦了一張身份證。

  據悉,2010年5月21日,在張偉身份證丟失一個月後,又補辦了一張新的身份證。這條身份證申領信息下面有着“證件丟失補領”的記錄。

  “被冒用的身份證應該就是這張”張偉表示,去年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專門對身份信息遭冒用“被法人”現象如何解決明確表態,當事人只需提交書面申請和現有的身份證件複印件,不強制要求提供筆跡鑑定等材料。他也希望廣州當地市場監管部門能主動調查他被法人成老賴一事。